Sam Hui "最緊要好玩" lírica

人其實天生奔放貪玩,原沒有拘束只有笑顏,
悲觀我唔慣,追趕太陽似子彈。

乘坐穿梭機打個空翻,雲霧裏縛起雙腳跳欄,
威風似神探,追蹤愛神眼不貶。

我想攀登火山,執塊石頭用黎煎蛋,
其實開心好簡單,最緊要好玩。

我願抬著午夜明月對你單眼,星光之上扯起帳蓬與你浪漫,
我願停頓宇宙凝望你那雙眼,使你無從忘掉這魅力先生。

乘坐穿梭機打個空翻,雲霧裏縛起雙腳跳欄,
追蹤太陽去,不准太陽早交更。

人其實天生奔放貪玩,原沒有拘束只有笑顏,
悲觀我唔慣,追趕太陽似子彈。

我想踩三輪車,登陸月球賣牛腩飯,
其實開心好簡單,最緊要好玩。

我願抬著午夜明月對你單眼,星光之上扯起帳蓬與你浪漫,
我願停頓宇宙凝望你那雙眼,使你無從忘掉這魅力先生。

其實我天生奔放貪玩,唔恨有獎品只要笑顏,
不須有人讚,只須我仍覺好玩,
不須有人讚,只須我仍覺好玩。